设为首页 / 加入收藏 / 企业邮箱 / 联系我们
网站搜索:
首页  | 单位概况  | 新闻中心  | 产业链接  | 企业文化 | 党群工作  | 新员心声  | 政策法规  | 学习园地  | 西北微播
 职工文苑  
·时间给了我成长的机会
·米提孜“支教”记
·地质人家——那年月圆 月饼圆
·“爱心牌”西红柿酱
·浩瀚沙海 感受地质生活
·读贾平凹《自在独行》
 产业在线
 学习园地
·法律事务暨全面风险管理专题系列总第61期
·法律事务暨全面风险管理专题系列总第60期
·法律事务暨全面风险管理专题系列总第59期
·法律事务暨全面风险管理专题系列总第58期
·法律事务暨全面风险管理专题系列总第57期
·试题下载:全局党员学习准则条例知识竞赛
·六五普法、法律事务暨全面风险管理专题系
·六五普法、法律事务暨全面风险管理专题系
·六五普法、法律事务暨全面风险管理专题系
·六五普法、法律事务暨全面风险管理专题系
·六五普法、法律事务暨全面风险管理专题系
·六五普法、法律事务暨全面风险管理专题系
·六五普法、法律事务暨全面风险管理专题系
·六五普法、法律事务暨全面风险管理专题系
 
 职工文苑  
地质人家——那年月圆 月饼圆
添加日期:2018-9-21 来源:西北岩土公司 赵源 点击次数:528

    70年代末,在甘肃陇南地区的群山峻岭之中,有一处相对较为平整的盆地,那里可耕地很少而且土地贫瘠,周围都是一望无际的层层叠叠的大山,盆地的内侧,植被勉强能够覆盖那些裸露的难看的巨石。而任性的白龙江便由此霸气地呼啸着,奔腾而过,在一片宽阔的地带,有一个占地几百亩大院,依山沿江而建,那里坐落着几十排整齐朴素的房子,和周围的环境倒是相得益彰——这里便是地质队的大院了,也是我儿时的乐园。

    地质队大院里就是一个小世界,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学校、食堂、商店、医院一应俱全,因为大人们常年工作在野外,院里留下的大多是家属和孩子,那时每家都有四、五个熊孩子,大家吃的穿的用的没有差别,没有攀比,我们肆无忌惮成群结队的在院子里疯跑着闹腾着,简单却快乐,像风一样随意成长,挥霍着那段无忧无虑的美好时光。

​    记得那年的秋天特别漫长,早就听说八月十五来的比较晚,将和国庆结伴而至,在那个物资匮乏、贫困落后的年代,美食对我们有着无法抑制的诱惑,月饼也成了大家垂涎欲滴的话题,盼望着、等待着,终于进入了秋草泛黄空旷萧条的九月。这时,有好消息传来说,祁连山脉已经开始下雪了,分队有可能提前收队,这也就意味着外出大半年的父亲们有可能回到大队部,和孩子们一起喜迎双节,我们自然是欢乐无比。

    ​大院的主妇们格外忙碌起来,妈妈小心翼翼的取出粮本,站着窗口仔细辨认着上面的字迹,那里有她积攒了半年的细粮——小麦面粉,然后装好粮本和钱,心满意足的出了门,急急忙忙地攀上了一辆解放牌大卡车。由于地处偏僻,交通不便,每个月大院都会有一次生活车开往四十里外的武都县城。山路崎岖,颠簸劳顿采购的日用品又特别多,一般大人们不会选择带上小孩子们,但我心随卡车飞扬——小麦面粉,那可是担任月饼皮的重任,

    节前的日子特别耐用,太阳总是懒洋洋升起来又慢腾腾的落下去。当月亮渐渐地开始变得丰盈、圆润起来,妈妈又去了一次县城买了些稀罕的东西,并且锁在了箱子里。有时也放下针线活,翻腾翻腾她的咸菜坛子还有酸菜缸;用地质锤砸了山核桃,然后用针仔细地挑出里面的桃仁,我知道——那翘首期盼、望眼欲穿的月饼就要登场了。

​    这天在水泵房前面满头大汗跳皮筋的我,被妈妈叫回家,递给一个盖着手绢的搪瓷碗,郑重其事的告诉我,这里面是带壳的松子,你把它送到第二排张姨家,然后把碗拿回来,我没有敢动歪脑筋,再说松子也咬不动,但依旧很兴奋,满脸春风的捧着碗一路小跑,到了目的地,张姨非常客气的接了过去,出来时依旧是盖着手绢的搪瓷碗,但是却芳香扑鼻,沁人心脾。啊,是刚刚炒熟的花生米,张姨看出了我的馋猫样,笑着说,这年月想凑个五仁真是艰难,现在好了和你妈这一交换,咱两家都齐了,我正要伸手去端碗,她却叫出了自家的大儿子,“卫东,你帮源源把碗送过去,小心她洒了。”我一路上跟着满脸严肃的大哥哥,心里惦记着那香喷喷的花生米,七岁的我自然明白张姨的用意,不是怕洒了,而是怕我吃了不够用。回到厨房看见妈妈正在剥杏仁,在案板上精心准备了几样干果,松子、核桃仁、葵花籽、白芝麻,妈妈把它们一一炒熟了、剁碎。另一个碗里盛着冰糖,剪好的橘子皮。还有个木工房王爷爷自己加工的,木制的圆圆的月饼模具,里面刻着“万家团圆”。明天就是中秋了,我仿佛闻到了五仁月饼的香甜,软糯。知道了妈妈备料的艰难,也想把最好的留到最后,我咽了咽口水,拿起一个蒸好的土豆就出去寻找自己的小伙伴玩了。

    ​第二天傍晚,分队的卡车终于回来了,整个队部大院都沸腾了,大家欢天喜地就像过年一样,到处洋溢着欢声笑语,充满着喜气洋洋。大家彼此交谈着、问候着。听爸爸说,他们回来的路上遇到非常严重的塌方,如果绕道,估计两天后才能回来,后来队员们自己肩扛手抬,用了整整四个小时,清除了路障,终于在月亮升起之前赶到了家。妈妈拿出来早就腌好的几个咸鸡蛋,提前晒好的萝卜干,还有一些平时不舍得吃积攒下来的好东西,张罗了一大桌丰盛的饭菜,当然还有今天的主角——圆圆的月饼。爸爸照例请了他们分队所有回不去家的单身叔叔们,把我家的小院挤得满满登登,大家喜气洋洋、乐不可支,空气中弥漫着节日的氛围越来越浓厚,人们围在一起,喝着酒,聊着天,三三两两分吃着一个圆圆的月饼,共赏着天空一轮圆圆的月亮。中秋佳节,皎皎明月,闲话家常.和那来之不易的月饼相比,月亮就要大度无私很多,“明月出天山,苍茫云海间。长风几万里,吹度玉门关。”

    那年月饼的滋味已被还真不记得了,也许是量太少,每人只分得一个月牙儿,印象最深的便是那陇南山区的中秋夜,秋高气爽,月朗星稀,圆圆的月亮仿佛明镜一样挂在远方的山头、挂在近处的树梢;银色的月光尽情地倾泻在大院的角角落落,倾泻在叔叔们的头发上、身上、脚上,仿佛伸手即可触摸。而院里愉快的说笑声传得很远很远,不知道有没有惊扰到天上那轮圆月,还有漂亮的嫦娥!

    只记得地质人家的​那年月圆,月饼圆。

版权所有 中国冶金地质总局西北局 Copyright @ 2006-2017 cmgbxbj All Rights Reserved
地 址:陕西省西安市高新区西沣辅道130号 邮编:710119  技术支持:陕西万博  陕ICP备09008677号
电话:029-87300508 传真:029-87300512  您是第[]位访客